和当过卧底的经历分不开
2020-01-14 00:28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他,外号“飞哥”,曾混迹厦门各大酒吧,被朋友们怀疑,他变坏了;他,曾经与毒贩兵戎相见,在千钧一发时刻,掏枪将毒贩当场击毙;他,为了破拐卖妇女卖淫案,曾被警察当“嫖客”抓过……

“当卧底,你身上需要有和嫌疑人一样的味道,不然,你不会得到他们的信任。”黄小飞这样告诉记者。

卧底身份穿帮,被犯罪嫌疑人干掉的场景,经常在电影中出现。黄小飞也经历过这样的生死。

这种不能说的秘密让黄小飞苦笑,“在这种情况下,你也不能跟人家解释在干什么。”

有一次,警方掌握到一伙毒贩在厦门活动,为了打入贩毒窝点内部,黄小飞这一次的角色是一名毒品买家。为了获得毒贩的信任,黄小飞外号叫“飞哥”,留着一头长发,与毒贩们混迹各种厦门夜场。有一次,为了接近一个大毒贩,他和一名风尘女子勾肩搭背经过八市,结果被一些认识朋友看到,朋友们都怀疑:哎,自从当了警察,黄小飞变坏了……

除了卧底生涯,黄小飞作为突击队员,还参与过多起厦门的大案。而突击队员的心理素质,和当过卧底的经历分不开。

“子弹上膛的时候,其实,心里也慌张,内裤都汗湿了。”黄小飞说,当时谈不上果敢,只是一心想着,不能让毒贩就这样跑了。

“每天出入夜场,把工资都搭进去了,我结婚的时候,存折上几乎没钱。”黄小飞开玩笑说,真实的卧底,并不像港片中的潇洒。

1999年,一名台湾贩毒大佬,来厦门被两名冒充国安局的人绑架,要500万元赎金。大佬的马仔给了300万元赎金,可绑匪并不满足,拒绝交人,马仔才报警。当时怀疑绑匪带了枪支,甚至有爆炸物,为了不打草惊蛇,大批武装警力只能在外围,黄小飞和其他队员作为第一突击手,进入工厂。“为了减小目标,我连头盔都没戴,扮成五通附近农民,揣着一把‘六四’手枪,就悄悄潜入工厂。”黄小飞说,摸到工厂一楼到二楼,蹲在一个拐角寻找战机,这时,一名可疑人员从一个房间走出,刚好看到持枪的黄小飞。一旦被发现警察潜入,绑匪很可能就撕票。黄小飞撞碎玻璃门,一脚将可疑人员踹倒在地,和其他队员迅速冲进屋子,将枪顶在三个人头上——这三个人中,两个是绑匪,另外一个是被绑架人。

黄小飞在警队训练时身上的伤疤,给他的卧底任务帮了不少忙。“拉起衣服给他们一看,他们都相信,我是混社会的。”

一次,黄小飞跟两名台湾的贩毒约好在街头交易。交易时,狡猾的毒贩发现异常,准备弄死黄小飞这个不厚道的“卧底”。当时在现场,只有黄小飞一个人,如果自己撒腿跑,几个月以来的“卧底”就白费了。

昨日,本报报道了《跟踪270公里 警方端掉诈骗团伙》一案,经办民警黄小飞讲述了其中惊险故事。其实这个故事,相比他的“卧底人生”,颇有些小巫见大巫的意思。昨日,作为本届“我最喜爱十佳民警”候选人的黄小飞,还向记者讲述了他不为人知的“卧底警察故事”。

黄小飞说,卧底生涯扮演过很多角色:包工头,毒品买家,甚至还当过“嫖客”……

除了被人误会,危险也时刻伴随。有一次,为了获得大毒贩的信任,需要尝试毒品,黄小飞用手指蘸了一些毒品,然后装作很老练的品尝。“其实,当时心里很害怕,万一染上毒瘾了,那一辈子就完了,后面跑去漱口,刷了很久。”黄小飞说起这些,心有余悸。

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,黄小飞迅速拔出手枪示警,可两个毒贩拒捕,还冲上来要抢黄小飞的手枪,黄小飞躲过拳头退后一步,一枪击毙其中一名毒贩。

在侦破一起拐卖妇女案时假扮嫖客,还被朋友在电视上认出来,闹出乌龙

“当时绑匪说,只听到‘砰’一声,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,头就被枪顶住了。”黄小飞说。

“第一次卧底,是扮一名包工头。”黄小飞记忆犹新:1995年,他刚刚进入警队,当时“大哥大”手机风靡,厦门出现一伙盗贼,四处盗窃“大哥大”,而后销赃。警方介入调查,得知这伙人经常在轮渡一带销赃。于是,黄小飞穿着花衬衣,带着粗大金项链,扮成一个包工头找对方买“大哥大”,最后将盗贼一网打尽。

包工头之外,“嫖客”也得扮。为了侦破一拐卖妇女卖淫案,他扮演“嫖客”深入卖淫窝点。“当时,电视报道出来,我的脸是打了马赛克,但是声音被一些朋友认出来,结果一堆的朋友打电话来问:‘你怎么去嫖,还被警察给当场抓了啊’。”

枪声一响,另外一名毒贩窜入人群,试图逃走,黄小飞追了数十米,将毒贩抓获。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elidapack.cn浙江省台州市杂纷软件技术开发有限公司 - www.elidapack.cn版权所有